• <dd id="evawr"></dd>

      1. <em id="evawr"></em>

            卷十·武纪解

            年代 : 先秦    作者 : 不详    时间 : 2016-10-03 整理 : 古诗文网

            原文

              币帛之间,有巧言令色,事不成。车甲之间,有巧言令色,事不捷。克□事而有武色,必失其德。临权而疑,必离其灾。□□不捷,智不可□,□于不足,并于不几,则始而施,几而弗免,无功。

              国有三守,卑辞重币?#33489;?#20043;,弱国之守也;伐服不祥,伐战危,伐险难,故善反而者不伐三守。伐国有六时、五动、四顺,间其疏薄其疑,推其危扶其弱,乘其衰,暴其约,?#23435;?#20845;时。扶之而不让,振之而不动,是之而不服,暴之而不革,威之而不恐,未可伐也,?#23435;?#20116;动。立之害,毁之利,克之易,并之能,以时伐之,?#23435;?#22235;顺。立之不害,毁之不利,唯克之易,并之不能,可伐也。立之害,毁之未利,克之难,并之不能,可动也。静以待众,力不与争,权弗果据,德不肆国,若是,而可毁也。地荒而不振,得衰而氏与,无苦而危矣,求之以其道,□□无不得,为之以其事,而时无不成。有利备无患,事时至而不迎,大?#33618;?#36801;。延之不道,行事乃困,不作小□,动大殃。

              谋有不足者三:?#21490;希?#21017;文谋不足;勇废,武谋不足;备废,则事谋不足。国有本有干,有权有伦。质有枢体,土地本也,人民干也,敌国侔交权也。政教顺,成?#23383;?#20063;。君臣和,□枢体也。土地未削,人民未散,国权?#36766;悖字?#26410;移,虽有昏乱之君,国未亡也。国有几失,居之不可阻,体之小也。不果邻家,难?#35789;?#20063;。封疆?#33267;瑁?#38590;复振也。服国从失,难复扶也。大国之无养,小国之畏事,不可以本权,失□家之交,不可以枉绳。失邻家之交,不据?#24065;?#32422;,不亏体以阴,不可虞而夺也,不可策而服也,不可亲而侵也,不可摩而测也,不可求而循也。

              施度于体,不虑费事;利于国,不计劳。失德丧服于邻家,则不顾难矣。交体?#33267;瑁?#21017;不顾权矣。封疆不时得其所,无为养民矣。合同不得其位,无畏?#23478;印?#30334;姓屈急,无藏蓄矣。挤社稷、失宗庙、离坟墓、困鬼神、残宗族,无为爱死矣。卑辞而不听,□财而无枝,计战而□足,近告而无顾,告过而不悔,请服而不得,然后绝好于闭门,循?#25112;?#35828;外援以天命,无为是定亡矣。

              凡有事君民,守社稷宗庙,而?#20154;?#20129;者,皆失礼也。大事不法,弗可作;法而不时,弗可行;说而失礼,弗可长;得礼而无备,弗可成;举物不备,而欲□大功于天下者,未之有也。势不求周流,举而不几其成,亡。薄其事而求厚其功,亡。内无文,道外无武,迹往不复,来者有悔,而求合者,亡。不难不费,而致大功,古今未有。

              据名而不辱,应行而不困,唯礼;得之而无逆,复之而无咎,唯敬;成事而不难,序功而不费,唯时;劳而有成,费而不亡,唯当;施而不拂,成而有权,久之而能□,唯义。不知所取之量,不知所施之度,不知动静之时,不知吉凶之事,不知困达之谋,疑?#23435;?#32773;,未可以动大事。恃名不久,恃功不立,虚愿不至,妄为不祥。太上敬而服,其次欲而得,其次夺而得,其次争而克,其下动而上资其力。凡建国君民,内事文而和。外事武而义,其形慎而杀,其政直而公,本之以礼,动之以时,正之以度,师之以法,成之以仁。此之道也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译文

            作者:佚名
              外事聘问只有好听言辞和谄媚神态,办事就不会成功。军事行动只有好听言辞和谄媚神态,战事就不能取胜。取胜之后行事有强力之态,一定失掉道义。面临机遇而迟疑不决,一定遭受灾祸。战事虽然不能取胜,智谋却不能失掉。事情还不显明就作谋画,在出?#20013;?#26389;兆前就想到它,那么一开始就会顺利。有了朕兆而不能处理,就不会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国家有三种不同的防守法:以卑躬言辞和厚重财物表示服从,这是弱国的防守;修整武备以待作战,是势力均等国家的防守;利用川?#21335;?#23803;再?#24248;蹋?#26159;僻远国家的防守。讨伐服从的弱国不吉利,讨伐待战的国家很危险,讨伐险守的国家很艰?#36873;?#25152;以,善于征讨的不讨伐这三种防守之国。

              讨伐他国,有“六时”、“五动”、“四顺”。离间与他疏远的,紧逼他的犹豫不决,加助他的危难,紧随他的弱势,趁借他的衰败,突击他的贫困,这就叫“六时”。扶助他而不谦让,震惊他而不动摇,数落他而不服气,突击他而不慌乱,就不可讨伐,这叫“五动”。让他立世有害,毁掉他有利,攻下他容易,吞并他可行,就?#35789;?#35752;伐,这?#20982;?ldquo;四顺”。

              让他立世没有害处,毁掉他于己不利,?#30343;?#25915;下他容易,吞并他又不能,可以讨伐吗?让他立世有害,毁掉他于己不利,攻下他很难,吞并他又不行,可以行动吗?静观以聚众,保存实力不与人争斗,权势不加使用,行为给以约束,像这样的,可以毁掉吗?土地荒芜却不奋力?#35851;洌?#36947;德衰落又失掉同盟,?#35789;?#27809;有刀兵之苦也很危险啊。

              用正大的方法求取,求取一定能得?#35805;?#29702;该办的事;事情有办不成的。有好的防备,就没有祸事。机会来?#22235;?#21364;不利用,大福就?#24230;?#20102;。使用不正大的方法,办事就困?#36873;?#19968;点考虑都没有,一动就必有大灾?#36873;?#35851;画不充分的有三种:仁爱废弃,文?#26412;?#19981;

              充分;勇力废弃,武?#26412;?#19981;充分;预备工作废弃,事?#26412;?#19981;充分。

              国家有根本、有主干、有法码、有伦理、有枢机。土地,是根本;人民,是主干;均势之国平等交往,是法码;治国教化和顺而成功,是伦理;君臣和睦一心,是枢体。如果土地没有减少人民没有离散,国政没有倾危,伦理没有?#35851;洌词?#26377;昏乱的国君,国家也不会亡。  

              国家近乎于失败,治理就不可不决断,因为国体弱小啊。与邻国相抗,难于再修友好。疆?#32557;馇至瑁?#38590;于再振?#21462;?#39034;服的国家一旦放失,难于再来依附。大国不庇护小国,小国就?#30053;?#20107;奉你。不能因本与权之争失掉与邻国的友好,也不能因曲与直之争失掉与邻国的友好。不能有理而认屈,不能因交媾而伤身。不能用欺诈去夺取,不能靠鞭打让人顺从,不能套近乎去?#33267;瑁?#19981;能用近逼去探测,不能责求又责求。

              用财于国家,只要适度就不考虑多少。事情有利国家,就不计算劳作。对邻国失掉恩德或丧失服事,邻国就不关心你的危难了。相互?#33267;瑁?#23601;不想到平衡了。疆?#32842;?#27809;有居所,不能养育百姓。大臣得不到官位,就不敬畏灾祸了。老百姓穷困,就没有积蓄了。国家毁了,宗庙丢了,远离祖坟,不祭鬼神,宗族四散,也就无法顾生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使用卑谦的言辞而大国不听,想送财礼又不能支持,考虑打仗却兵力不足,就近求告却不予理会,承认过错又不让悔改,请求臣服也不能实现,然后才绝交,封关,利用天险,就近游说以求外援,等待天命,别无作为:这样一定灭亡。

              凡有危难,君民共守社稷宗庙,而首?#20154;?#20129;的,都是因为失礼。兵戎之事不依法度就不能用兵,依法度而不合?#24065;?#20063;行不通,虽合?#24065;?#32780;失礼不可能久长,得礼而没有准备也不会成功。办大事不作准备而想建大功于天下的,还没有这样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事势不求全责备,办事不指望成功的,灭亡。轻视其事而又希求大功的,灭亡。?#38405;?#26080;文德,对外没有武功,仁人勇士去而不再来的,灭亡。知道搞错了才要求讲和的,灭亡。不受艰难又不费力而得到大功的,古往今来还没有过。

              享有名声而不受辱没,顺事而行不受困扰,只有知礼的人。得到它而不拒绝,失掉它也不责怪,只有知敬的人。办成事情而受不艰难,不断建功而不费力,只有知时的人。劳动而有成果,耗费而不白丢,只有那作得恰当的人。施舍而不停止,成功而有权变,长久而能平安,只有知义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道该取的?#33267;浚?#19981;知道该采用的法度,不知道动静的时机,不知道事情的吉凶,不知道计谋的顺与不顺:疑惑于?#23435;?#20214;事,就不可举大事。

              依靠名气便不能长久,依赖功劳便不能处世。空想不能实现,胡为不会吉利。最上一等是尊敬人而让人顺服,其次是想得就得到,其次是夺取而得到,其次是相争而取胜,最下一等是举事而借助上国的武力。  

              凡是建国治民,内政要用文德而平和,外事讲武力要用得恰?#34180;?#21009;法要缜密而威?#24076;?#25919;令要正直而公道。以礼义为根本,?#35789;?#33410;而行动,用法度作标?#36857;?#29992;律令为榜样,用仁义去成事,说的就是这建国治民。

            返回逸周书目录
            来源栏目: http://www.0483139.com/gushi/yizhoushu/
           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0483139.com/gushi/2016/142694.html
           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,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!
            本文标签:武纪解,逸周书
            相关阅读
            今日甘肃快3走势图

          1. <dd id="evawr"></dd>

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evawr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d id="evawr"></d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evawr"></em>